029-89391008
AAAAA旅行社· 全国百强· 国家指定出境组团社
所有产品分类

欧·美·澳·非

法国俄罗斯埃及美国

香港·澳门·台湾

迪士尼乐园日月潭台北

大理,风花雪月依旧

作者: 朱雀大街门市      来源: 蚂蜂窝      发布于2016-01-04 18:10

题记:我把2011年定义为“痕迹”年,因为那一年再回西藏,寻找丢在那里的自己,在我看来,我的一张张影像都是痕迹,是我把自己丢在那里所留下的痕迹,这种痕迹一直在心里,在梦里,在那雪域高原之上,从不会抹去。

 

2012,貌似要末日,于是我把这一年定义为“幸福”年,即使末日了我也算幸福的走过这一年。或许经历了太多挫折,我渴望这两个字,我也一直在用心解读这两个字,再回云南,似乎让我找到了这两个字的答案。

 

 

 

 

我曾一个人走南闯北,陪着我最多的就是相机,有它在身边,我不孤单。透过那个小小的目镜去看世界,然后用心去记录我想表达的每个瞬间,一次次行走,一张张照片,一篇篇游记,成了我每天炫耀的资本。可在我的文字中似乎缺少点什么,慢慢的才明白,再愉快的旅程都是需要与人分享的。何谓幸福,幸福就是有个人愿意陪着自己走,去任何地方,无论风景如何,无论旅途是否精彩,但愿意一起笑一起哭,不离不弃。

 

趁阳光正好。趁微风不噪,趁繁花还未开至荼蘼,趁现在还年轻,还可以走很长很长的路,还能诉说很深很深的思念;趁世界还不那么拥挤,趁飞机现在还没有起飞,趁现在时光还没有吞噬我的留念,趁现在自己的双手还能拥抱彼此;趁我还有呼吸,我想给你一个承诺:无论去哪里,我都会带着你,当然了,你负责笑,我负责拍。留下些让我们老了都为之感动落泪的照片,然后幸福的走完人生。

 

一直以来,我都是一个很随性的人,去任何地方都是跟着感觉走。这一次,提前订机票,定酒店,安排行程等等,为的只是想让这一趟旅程充满想象。原来为一个人可以改变自己的随性的,我崇尚穷游,我可以住青旅的床位,可以扎营,可以用任何方式旅行。我曾说过我要找一个可以这么和我玩儿的人,可当真正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,你会不舍得,会心疼她,你会为她安排好一切。

 

2010年那个秋天,一个人背上行囊去昆明,在那座陌生的城市里站在,不知去哪里,不知道干什么。看着巫家坝机场三个字,有点不知所措。辞职了,是的,我有很多很多时间可以去走,走哪算哪。

 

2012年4月,珠海到昆明,2个多小时的飞机,很快抵达。再次站在巫家坝机场,感觉像是回家,我带着她熟悉的从机场出来打车抵达旅行第一站,昆明倾城国际青年旅社。我经常和她讲自己住青旅的故事,我喜欢青旅,因为那里有一群热爱旅行的人,大家可以敞开心扉聊旅行的种种。我们不相识,但因为旅行相识,我们只谈旅行,于是这种生活更纯粹,笑容更真实,就是这样,每一次出行我都住青旅。她说想去和我体验下青旅,于是我的第一站就选择了青旅。

 

倾城国际青旅坐落在昆明市翠湖旁边,一棵树从院子里探出头,一扇木门之后别有风情,精致的玻璃屋顶,错落有致的装修,安静的书吧等等。当然少不了来去匆匆的背包客,这是她第一次住青旅,第一次接触我们这类人,看的出她喜欢这里,对于她来说,这一切是陌生的但又是熟悉的。她看过我拍过无数青旅的照片,在倾城的留言墙面前,她驻足认真的看着,然后告诉我,我也要做个背包客。一句简单的话,让我非常感动,感动在于她开始喜欢我这样的旅行方式,开始愿意融入我的生活。有多少行者是孤独的?不是我们享受孤独,而是总找不到那个愿意陪着我们做行者的人,所以略显孤独。而我,是幸运的,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未做过行者,但愿意成为行者的人,内心充满感激。

 

清晨,昆明的阳光照进房间,很熟悉的阳光味道。早早起来坐在院子里发呆,似乎很久都没有在青旅的院子里呆做了,我发了条微博:这一次,没有重重的背包,没有冲锋衣,不爬山不徒步……只是带着心情带着相机,四处走走,看看风景写写文字,这是我的旅行。走到哪里都是晴天,感觉真好,青旅的驴子们此刻在大堂里谈天说地,这种感觉,久违了。